头像来自@菊菊菊菊菊 感谢菊哥ヾ( )

关于

【瑞金】听说我们是一对。

瑞金小奶酥是最甜的生日礼物!!!!哭着把pp迎娶到我的妙妙屋😭😭

此处制粮:

HB to 圈@思行惯性 

一发完




 

“噗咳、咳…咳!”

金被呛了一大口碳酸饮料。把鸭舌帽压得遮住半张脸的青年手足无措地边咳嗽边用双手比划,让坐在卡座对面的男性小点儿声。

“嘘——”

老天啊,他收到风声就急匆匆把另一位当事人找来了,顾不上乔装打扮预约包间,随便寻了家街口的咖啡店坐下。金审视自己,好歹有个帽子能挡挡脸,可对面这家伙一点也不懂躲开狗仔,就这么光明正大扎个小辫出门了。

“格瑞…你说你,怎么连口罩也没带就出来了!万一被粉丝认出来…唉,算了算了,”金发青年无可奈何地直摆手,眨眨眼睛又自我安慰道:“格瑞是搞创作的可能不太注重这个…也不怪你。”

 

金发青年在座位上小心翼翼地环视一周,午后惬意的咖啡厅客人稀稀拉拉,以他的经验应该没被发现。稍微放松的神经让他叹口气,可紧接着抬头对上的紫色眼睛又提醒着即将来临的麻烦。

“…那接下来怎么办。”银发青年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金一听到这个头都大了,他作为一线演员当红以来,也没少因为新作品上线而被炒点绯闻。本来嘛,捕风捉影的事儿,他当然不必回应,再者,这能起到免费宣传的作用,于他于制作方而言也不亏。

就像去年他拿了凹凸最佳男主奖的作品,上映期间也一直被报道跟导演星月有一腿,凯莉也笑笑就过去了,他俩私下该怎么互损还是照旧,一点没被影响。

再比如前几个月接的文艺小短片,他和小玉女安莉洁的绯闻也满天飞。金的人缘出了名好,阳光大男孩的形象不论在哪个圈子都很吃得开,每出一个新作品,总会多上一群同他交好的圈内外朋友。如此一看,金几乎隔三差五就要出点绯闻,应该习惯成自然了。

 

可是。

可是这次是跟格瑞啊!

金倍感胃疼。

 

格瑞,连续三届斩获业界最有分量大奖的原创歌手,今年依旧婉拒了某位影帝的作曲邀请。凭借才华圈粉无数,但除了颁奖晚会和新专发布会以外几乎不出现在镜头前。用金的话来说,格瑞明明是个大帅哥,身材又好,当个模特绰绰有余,居然成天躲在家里写歌,简直暴殄天物。

重点,格瑞圈内人际关系简单得可怕,从业以来没有任何花边新闻。

想到这里,金举起刚放下的雪顶柠乐大喝一口,期间借着饮料遮挡,青年明目张胆地上下打量自己许久未见的友人。干净的白衬衫牛仔裤,跟他们读大学那会儿的打扮没差多少。

银发青年不爱出门他是知道的,不像他经常因为拍戏被晒出来的蜜色肌肤,格瑞比他白了几个度,挽起袖子后露出的小臂肌肉线条能看出锻炼的痕迹。修长的手指端起镶金边白瓷杯放到嘴边,金忽然想起大学宿舍里好多次他弹吉他,按弦的那只手也这样骨节分明。更早些的时候,高中做前后桌时他握笔给自己画图讲题的手,总是夺去他的注意力。他出了神盯着那突出的喉结上下滚动,一双古井无波的绛紫色眸子和他对上。

 “怎么?”

 

金做贼心虚,慌忙扎眨两眨眼睛,打掩护似的咕噜两大口饮料,蹭了自己一鼻子香草冰淇淋,怪粘腻的。他又去伸手去寻纸巾,忽闻对面的人轻轻噗哧一声,然后干燥的餐巾纸落在他鼻尖。

“谢谢格瑞,哈、哈哈。”金有些尴尬,果然不管怎么想,和格瑞闹绯闻还是太奇怪了。

他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啊。

 

“嗯,那个…格瑞呀,”金艰难地组织语言:“其实,绯闻这个事情呢,都是大家乱拉郎的,你…不用在意!”

“…嗯。”对方的应答稍显迟疑。

这个说辞让金莫名觉得自己像个抛弃老婆的负心汉,尤其是格瑞微皱的眉头,更加重了他的罪恶感。不知为何,明明自己也是流言蜚语的受害者,可到了他们俩这里,就成了沾花惹草的金单方面搞臭人家好名声一样。

我也不想的啊!明明我们合作的电影都没开机呢!金在心里呐喊。

事情的起因在于他们即将合作的一部新作品。凯莉点名要他演男一,而格瑞则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被拉来演男二的。

“没办法,紫堂写的剧本这俩人正好是发小。”导演小姐摊手,把锅抛给一直被压榨廉价劳动力的可怜编剧。

实际上,金看过剧本后也不得不认同这个选角,这个男二的角色简直就是照着格瑞来写的,也难怪凯莉执意要让外行人的格瑞来演绎。

 

格瑞没有经纪人,一直是单枪匹马,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没有应对方法吧?抱着这样的想法,金收到工作室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琢磨着来找他。然而真见上面了,他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啊啊啊,不管说什么,都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微妙感。

慢吞吞喝完一杯咖啡的格瑞放下瓷器,出声打断了金自我摧残的挠头运动:“金你很在意吗。”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浑身不自在的当红演员先生抬眼迎上对方的目光,格瑞脸上出现疑惑的神情,仿佛因此而烦恼的人只有傻乎乎的金。

“那你呢,你不在意吗?被传和朋友的绯闻诶!”金惊奇道,把自己的手机解锁给他展示他助理发来的图片和嘱咐,图片是微博话题的截图,明晃晃的#瑞金#位居榜首。

格瑞往前倾,认真看完金展示的内容,看到金助理千叮万嘱“小祖宗啊你可记得千万不要作任何正面回应”时,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金收回手机,见格瑞半天不开口,手闲不住,好奇地打开自己的客户端去搜这个令人尴尬的关键字。

 

“有点。”

桌子对面的冷面帅哥终于做出答复。

“是吧…你会生气也是可以理”金扶额,他低头看了眼#瑞金#这个话题,里面的讨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格瑞补充的后半句再次打断他:“算不上生气。”

“啊?”金歪头,莫名其妙地就被拉郎,连他这个老油条都吃不消,何况是从来不食人间烟火、一心一意埋头创作的格瑞呢。青年鼓着腮帮子把最后一口可乐吸光,坐没坐相地瘫在座椅靠背。

“总、总之,格瑞不要正面回复这些传言就好啦!由他们说去呗,反正过了宣传期就会没事的,嗯。”最后一个语气词像在为自己的说辞增添可信度,金发青年点点头,试图安抚友人的情绪。

格瑞不置可否,金默认他听进去了。

 

无人说话。

气氛变得冷起来,他们所在的小角落隔绝了咖啡厅逐渐热闹的交谈窸窣,甜点叉和精致瓷碟碰撞的清脆声音似乎在很远的地方消散。金一时半会找不到话题,噤了声安安静静翻微博,还是刚才搜到的话题,他俩的CP话题。

金按捺不住好奇心。他还没在网上搜过自己的绯闻CP呢,按照以往的经验,每次新电影即将上映之前到下架那段时间,和自己搭戏的人总要被拿出来说的。和他一块儿玩的人也都放得开,不去理会这些把朋友聚会讲成私人约会的娱乐报道。

 

但这次不一样。

要论宣传作品,他们都还没开始正式合作,哪来的粉红、哪来的同框给粉丝们加滤镜啊?金思来想去,也只能找到唯一的突破口——前天导演组团队透露的选角情况。

于是他又把官方公开的演员表看了看,没什么稀奇的呀,不就是透露了几个主演的人选嘛。他找好友紫堂,也就是这个作品的编剧聊过,剧本是他原创的,他本人跟格瑞不熟悉,所以也不是故意写得跟他像的。金越想越奇怪,怎么就被拉郎了呢?

而且是RPS,而不是剧中角色的配对。

 

格瑞没急着走,端起续杯的咖啡又小口抿,默默盯着对面相识多年的金发大男孩。黑白双色的鸭舌帽是秋姐送他的,读大学的时候他不论天冷天热都戴着,宝贝得跟个什么似的,毕业之后直接签了秋姐的工作室,就没见他戴了。

金脸上的胶原蛋白含量停留在最鼎盛的状态,即使素颜戴帽也掩藏不住婴儿肥的帅气脸蛋,浅金色发尾往外翘,左右因睡姿太差而明显不对称。炯炯有神的透蓝色杏眼永远那么明亮,眉毛是属于元气男孩的粗细程度,却因为毛色浅而可爱得一塌糊涂。

他从小到大一直喜欢连帽衫和短裤的搭配,明明已经二十代后半的人了,难怪前些阵子去国外拍戏还在酒吧门口被要求出示护照。格瑞一边回忆,一边昏昏欲睡。银发青年双眼下的一圈青黑由于肤色更加明显,咖啡杯里氤氲蒸腾的雾气为他掩去半分。

 

实不相瞒,他昨晚熬夜写词了,直到手机久违地响起特殊铃声他才刚修改好句尾的押韵。电话那头的金一改往常的活泼,只是焦急地问现在有没有空出来说个事。

他知道他想谈什么,他先开了头。

咖啡香气帮助混沌的思维维持运转,银发青年也学着拿起手机看微博。两位当事人聚在一块各自翻看他们拉郎配对话题,这场面有种说不上来的滑稽。格瑞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不动声色地抿抿嘴。

而这边的金越往下翻越疑惑,喃喃自语道:“诶…怎么这个话题还有好几年前的讨论…”

#瑞金#话题下的实时讨论区里大多是有关前两天公开的角色表,金粗略浏览一番,不外乎是庆祝真主即将合作、展望未来发糖之类的言论。还是切换到话题下的精华区吧,他也想知道到底他和格瑞哪里有给他们遐想的空间了,又或者…真这么巧是拉郎?

答案太过荒唐,出乎他的意料。

 

金睁大眼睛抬头看格瑞,发现对方低头正优雅地喝咖啡。青年握着手机,清了清嗓子试图引起注意,他故作镇定开口道:“格瑞…我、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格瑞抬头,等待他的下一句。

“你…呃…那个…你写的歌,就是、嗯…”金磕磕巴巴地措辞,尝试去考证刚才看到的分析帖子:“你歌词里的主角,是…有原型的吗?”

格瑞眨了眨眼,像在思考:“大部分都有。”

“哦这样…”金硬着头皮想把天聊下去:“嗯对了,那、那首《等星》!超好听!我很喜…”

“那首原型是你。”

“啊?”

金茫然。

格瑞沉默。

对话陷入僵局。

 

“您好,这是本店下午茶免费赠送的葡萄奶酥,请慢用。”一小碟新鲜出炉的精致饼干扰动了静止的空气,男服务生离去后金才反应过来说了声谢谢。

金现在心里五味杂陈。

被格瑞直勾勾地看着,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巧合吗?也许刚好他问到的那首歌就是拿自己作原型的唯一一首,而分析帖里扒出来的隐藏告白也只不过是盲狙。

“咳…那什么,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嘛!哈哈”金不自然地打着马虎眼,身为实力派演员的大男孩,没能在友人面前发挥出一丝一毫的演技。

格瑞总是会相信他蹩脚的演绎的,从以前他因为偷吃格瑞的牛奶布丁而撒谎时就是这样。

“嗯。”

格瑞淡淡地低头抿去最后一口咖啡,杯底未融化的砂糖颗粒集中到一起,全部溺死在粉色的舌苔。

 

金呼出一口气,暗自观察银发青年的表情,毫无波动。他油然而生一种失落感,已经到嘴边的话没了合适的通道,原路返回要退到心底。

对面的人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竟然伸手拿了块碟子里的奶酥,他记得格瑞不怎么爱吃甜食啊。

心里挠痒痒的感觉太糟糕,光这么等着不是金的作风。他打开手机又翻,惊诧地发现原来格瑞关注了他,而且是在很早以前。平时俩人是用手机短信联系,并未刻意在社交网站上寻找对方。他自己的大号没有关注他,也没有翻过他的关注列表,所以在点开右上角时看见“移除粉丝”这一选项,他才惊觉自己的迟钝。

“格瑞你微博有关注我啊!”金难以置信。

“…嗯。”格瑞点头,有点诧异他忽然说起这事。

“格瑞你看着我。”金重重地放下手机。

“在看。”银发青年平静地看着他,唇边残留了些饼干屑,他意识到,抬手拭去它们。

 

“我问你,《BLUE》MV里墙壁上的人像画是不是金发蓝眼的小男孩?”

“是。”

“”

“”

“你在前年的《SOUND》杂志采访里提到的‘灵感之箭‘是不是我送给你的小箭头挂饰?”

“是。”

“颁奖礼上获奖感言里提到的烟花是映射我们在宿舍天台偷偷放的那次?”

“是。”

“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

金呼吸一滞,大男孩红透了脸,水雾藏在雾蓝色眼眸里要成云致雨。

格瑞没有给他愣神的机会,前倾了身体拉近二人间距离,反过来问他。

“换我问你。”

“你…你你你问!”

“你小号是手机用户1365750?”

“是啊…卧槽你怎么发现的!”

“在我那把吉他背面用隐形笔画爱心的是不是你?”

“是…但那个只是恶作”

“去年你上节目连线朋友的时候通讯录实际上第一个是我,临时改了是吗?”

“是…为了宣”

“我们是一对?”

“是…啊?等等?”金连忙打住,而格瑞今天第一次肉眼可见地扬起唇角。他好像很久没见他这样笑过,毕业那天在天台偷放完烟花之后就没有见过。

 

 

“你居然憋了这么久!假正经!闷骚!”

“你才是太迟钝,弧长一万米,笨蛋。”

 

 

“格瑞我们是不是一对!”

“是。”

 

“…但最后一块奶酥还是让给我吧。”银发青年用菜单本作掩护,抢回一半酥脆的饼干。

 

 

【END】

 

您的每一次支持都将使瑞金争夺的最后一块奶酥减少一毫米。


评论(1)
热度(1895)
  1. 古_圈此处制粮 转载了此文字
    瑞金小奶酥是最甜的生日礼物!!!!哭着把pp迎娶到我的妙妙屋😭😭 此处制粮:

© 古_圈 | Powered by LOFTER